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频道 > 娱乐新闻 >

策划:张艺谋&戛纳恩仇录 情人还是老的好

时间:2014-05-21 09:10来源:新浪网 作者:新浪网 点击:
新浪娱乐讯 戛纳这个舞台,从来不缺电影大师。第五代崛起之后,张艺谋成为了与戛纳产生亲密接触的代表,他在这里收获荣誉,在被国人排斥的时代,张艺谋在戛纳得到充分的尊重。 然而所有的热恋都有结束的时刻,因为《一个都不能少》被怀疑有政治宣传的嫌疑,


        新浪娱乐讯 戛纳这个舞台,从来不缺电影大师。第五代崛起之后,张艺谋成为了与戛纳产生亲密接触的代表,他在这里收获荣誉,在被国人排斥的时代,张艺谋在戛纳得到充分的尊重。
 
  然而所有的热恋都有结束的时刻,因为《一个都不能少》被怀疑有政治宣传的嫌疑,张艺谋在1999年发表一封控诉戛纳的公开信,彻底与老友决裂。今年,他又携《归来》重返法国南部的这座小城。张艺谋与戛纳的关系,从相恋到分手再到复合,就像是上演了一场跌宕起伏但桥段传统的爱情故事,不妨也叫“归来”吧。
 
《菊豆》初涉戛纳反响不俗
  初恋期1990:《菊豆》初涉戛纳反响不俗,末尾亮相一无所获
 
  处女作《红高粱》问鼎柏林金熊之后,张艺谋就被善于招揽人才的戛纳电影节纳入麾下。涉水商业电影失败的《代号美洲豹》之后,1990年,张艺谋的第三部电影《菊豆》就入围了戛纳电影节的主竞赛单元。那一年同样入围戛纳的还有戈达尔的《新浪潮》、小栗康平的《死之棘》,最后大卫-林奇的《我心狂野》收获了金棕榈。
 
  张艺谋在自己的一篇文章中回忆了当时的情境,那一年黑泽明的《梦》作为开幕片在戛纳举行首映,开幕式上,几十位世界级大导演为他颁奖。张艺谋回忆说,“在戛纳,我坐在一个不起眼的位置上,亲眼目睹了黑泽明接受终身成就奖。他受到了东西方人民的热爱和崇敬。”
 
  由于《红高粱》的成功和西方世界对于中国电影的强烈好奇,《菊豆》刚刚入围就获得了广泛关注,不过第一次入围竞赛单元的张艺谋并没有获得任何奖项。
 
《活着》一票落选金棕榈
  热恋期1995:《活着》一票落选金棕榈,张艺谋戛纳得意国内失意
 
  《秋菊打官司》《大红灯笼高高挂》进一步提高了张艺谋的国际影响力,但是这两部电影都没有在戛纳登场,而是选择了威尼斯,结果为老谋子收获了一座金狮和一座银狮。
 
  眼看张艺谋越来越有大师风范,戛纳也不能闲着,主席雅各布不惜一切努力,终于把《活着》拉到了1994年的戛纳。
 
  从现在的眼光看《活着》无疑是张艺谋最好的电影之一,影片讲述了一段新中国成立前后的故事,讲述了男主人公福贵一家在上世纪40年代到70年代的生活变迁,从而折射出了中国人的生存哲学和社会风貌。
 
  果然不出所料,《活着》获得了评审团的一致好评,但是张艺谋的对手也不少,昆汀的《低俗小说》、米哈尔科夫的《烈日灼人》都获得了满堂喝彩。评委会一时也无从下手。
 
  戛纳电影节主席雅各布在自传中回忆,当时评审团主席是好莱坞著名导演、演员克林特-伊斯特伍德。最开始投金棕榈,预选评委可以投多票,《活着》得了8票,《低俗小说》5票,《烈日灼人》5票。但是到了第二轮,《低俗小说》就开始领跑,获得了4票,其他两部电影3票。第三轮只取简单多数,《低俗小说》5票,《烈日灼人》3票,《活着》2票。结果《活着》只能和《烈日灼人》并列获得评委会大奖。
 
  当时的张艺谋由于被各种原因没能来到戛纳,《活着》到现在都没法在国内公映。结果在颁奖礼上,组委会为他预留了一个空椅子。余华回忆,全体嘉宾起立对着这把空椅子鼓掌。最后巩俐代张艺谋领奖。
 
  葛优战胜了《红》的男主角让-路易斯·特林提格南特,成为了第一个戛纳华人影帝,那件西服他到现在都留着,前不久葛优被授予骑士勋章的时候,穿得也是那件西装。
 
《一个都不能少》被质疑宣传政治
  分手期1999:《一个都不能少》被质疑宣传政治,张艺谋和戛纳翻脸
 
  凭借着巨大的国际声誉和深厚的感情,1995年,张艺谋凭借《摇啊摇,摇到外婆桥》再度入围竞赛单元,不过就张艺谋自己而言,拍摄《摇啊摇,摇到外婆桥》时她和巩俐的感情走到了尽头,完全不在状态的老谋子交出了一部他自己都认为十分失败的作品。
 
  但是虽然作品失败了,他还是凭借和戛纳的深厚感情,顺利入围了强手如云的戛纳竞赛单元,并且让摄影师吕乐最终获得了技术贡献奖。
 
  1999年是张艺谋和戛纳关系的一次重大挫折,当时的张艺谋已经和张伟平达成了战略同盟。张艺谋同一年完成了《我的父亲母亲》和《一个都不能少》两部作品。据当时张伟平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起初张艺谋打算把《一个都不能少》选送戛纳,当得知戛纳电影节主席雅各布对《一个都不能少》带有政治上的偏见并因此表示他不喜欢时,他们曾努力做过工作。
 
  张艺谋曾致函说明情况,但并未改变雅各布对影片的政治评价。但其实雅各布个人表示非常喜欢《我的父亲母亲》。希望张艺谋撤出《一》,以《我》来替代。而张艺谋对此非常气愤,这才公开正式声明将两部影片同时撤出。
 
  在公开信中,张艺谋表示,“我的这两部片子都是关于爱的主题。《一个都不能少》表达了我们对孩子的爱心和对我们这个民族整体文化素质现状和未来的忧虑。《我的父亲母亲》讴歌爱情的至真至纯。这是人类共同拥有、颂赞的情感。然而令人不解的是阁下竟以‘政治’的理由对影片加以指责,这不能不说是一种政治或文化的偏见。”
 
  张艺谋还说,“长期以来,我一直非常热心和积极地参加戛纳电影节。戛纳在我的心目中有着重要的位置,像世界上许多其他导演一样,能入围戛纳常常被我们视为荣誉。但今天,我决定退出是因为我对贵节珍视艺术的宗旨产生了动摇。我很遗憾最后是这样的结果。”
 
  最后这两部电影的结局都不错,《一个都不能少》使张艺谋获得了第二座威尼斯金狮,《我的父亲母亲》则夺得了第二年的柏林电影节评审团大奖。而张艺谋和戛纳则渐行渐远。
 
《十面埋伏》到底收获了多少掌声,说法不一
  复合期2004:《十面埋伏》展映收获多少掌声成悬念
 
  《英雄》之后,张艺谋成为了商业片大导演,开启了中国电影一个全新的时代。《十面埋伏》延续了《英雄》的创作思路,依旧是大明星抢占国际市场,武侠题材营造中国元素,美术和摄影有着强烈的个人风格。
 
  《十面埋伏》被索尼经典买下海外版权,海外片方也亟需利用戛纳这个平台向全球发布新作,获得更高的关注,一切都显得顺理成章,张艺谋又回来了。
 
  因为是展映而非竞赛,因此张艺谋没有了评奖压力,戛纳也乐于以这样谨慎的方式邀请老朋友回到戛纳的海滨大道。
 
  现在看当时媒体的报道,有很多自相矛盾的地方,甚至已经成了无从考证的悬案。有媒体说,“放映结束后,观众起立鼓掌,掌声长达二十余分钟,经久不息”。也有的媒体表示,放映结束后只有稀稀拉拉的礼貌性掌声。
 
  其实造成这样的矛盾很有可能是媒体场和首映场不同的反应,媒体场都是记者,没有主创出席,除非电影特别好,不然记者就完全不给导演面子。而首映则都是片方的熟人和热情的观众,主创也全部在场,大家总要照顾一下。但不管怎样,20分钟掌声稍显夸张,如果不信,你拍20分钟试试。
 
  之后戛纳电影节为了纪念60周年大庆的集锦片《每个人的电影院》也邀请了张艺谋执导其中一个短片,不过张艺谋当时为了准备奥运会开幕,没有出席庆祝活动。
 
张艺谋的《归来》
 
  回归期2014:《归来》重返戛纳
 
  2014年,张艺谋携《归来》重返戛纳。尽管之前关于《归来》入围主竞赛还是展映存在各种争议,但可以在戛纳公映依旧说明了张艺谋的影响力。影片在国内公映后,张艺谋面临着各种各样的疑问,而对于外国观众来讲,《归来》意味着什么,张艺谋以点现面,滴水藏海的手法能否让外国观众看懂,一切还是疑问。




 
(责任编辑:丁帅)

***凡未与本网签订书面协议的媒体、单位和个人,不得转载本网原创电子及平面的稿件与图片,特此郑重声明,如擅自转载、更改消息来源以及抄袭等,本网将按照有关法律法规追究其相关责任。

顶一下
(25)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